立博平台-欢迎您

                                                                      来源:立博平台-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5-27 17:17:18

                                                                      据悉,这是该病毒首次在北美野生兔群中暴发。根据美国农业部的说法,该病毒不是新冠病毒,但具有高度传染性,可通过被感染的兔子或尸体接触,通过其肉、毛皮、受污染的食物和水进行传播。被感染的兔子可能会出现发烧、食欲不振、肿胀和呼吸紧张的相关症状,死于该病毒的兔子鼻子或嘴巴有时会出血。从目前的发现来看,被感染的都是兔形目动物,包括长耳大野兔、野兔和鼠兔等,尚无法判断是否会对其他动物或人类造成影响。5月19日,美国加州圣何塞市,一名医护人员走过正在等待进行病毒检测的人群。(图源:美联社)

                                                                      【海外网5月20日|战疫全时区】美国总统特朗普18日自曝他已经服用了羟氯喹一周半,以预防感染新冠病毒。在遭到质疑后,他19日接受采访时自辩称,这是他的个人选择,那些说药危险的研究都是“假研究”。然而美媒指出,几大权威医学杂志都警告了该药物的危险性和副作用。

                                                                      不过CNN指出,虽然特朗普声称这项研究是由退伍军人事务部进行的。但它实际上是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弗吉尼亚大学资助的,并在弗吉尼亚州的医院进行。美国兔群暴发致命出血性病毒,该病毒具有高传染性,更可怕的一点是直到动物突然死亡时,该病毒才能被检测到。

                                                                      截至当地时间5月20日,美国50个州在不同程度上重启经济。然而,美联社19日曝出,为重启经济,包括佛罗里达、佐治亚、佛蒙特、德克萨斯等多个州出现新冠肺炎疫情数据造假或人为操纵数据的行为。本应以科学严谨为准绳公布的疫情数据,在美国却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美国动辄指责别国疫情信息不公开透明,然而其自身疫情数据的可信度才是大问题。美国疾控中心(CDC)早就放弃统一汇集并发布全美疫情数据,这一任务现在由各州政府负责。诸如“过去24小时全美新冠病患住院人数”和“全美病毒检测预定执行和完成量”等,对指导联邦抗疫工作至关重要的数据也因此一直缺失。《华盛顿邮报》在早前的报道中就称,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不可信”。

                                                                      但特朗普19日声称,那些说药危险的研究全是“假研究”。他还特别抨击了这项让退伍军人患者使用该药物的研究。特朗普声称这项研究是错误的,因为他们把药给了那些“将死之人”,那些病人“太老了”“心脏又不好”,所以研究给出了“错误的信息”。他觉得“这个药之所以声名狼藉只是因为推广的人是我,要是别人推广的话,他们肯定会说这是有史以来最好的。”

                                                                      美联社称,在弗吉尼亚州和得克萨斯州,当地政府一直将病毒检测结果和抗体检测结果结合起来进行统计。有专家指出,虽然这看上去似乎是检测总数变多了,但实际上却不能真正反映病毒的传播情况。美国野兽日报网站13日报道称,白宫应对新冠疫情工作组协调员德博拉·伯克斯已敦促疾控中心官员将“没有经检测确诊、但据推测结果呈阳性的死亡病例”和“感染新冠病毒、但可能并非因此死亡的病例”排除在死亡病例统计数据之外。

                                                                      更为可怕的是,在一些美国政客眼中,一个个病例并不是一条条鲜活生命,而是随时可以让位于“保经济”目标的冰冷数据。面对美国疾控中心提出的“重新开放需满足感染人数连续14天下降”的要求,美国一些政客不思如何有效控制疫情,反而在疫情数据问题上“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特朗普资料图(路透社)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当地时间5月19日,特朗普在白宫接受媒体提问时表示,羟氯喹的疗效“得到很多医生的认可”,服用抗疟疾药羟氯喹以预防感染新冠病毒是他的个人选择。他自己并没有出现副作用。他声称,相信这个药对前线医护有防护作用。同时他也表示,可能到某个时候他就不会再服用了。